欢迎...
 

天津《今晚报》

天津《青年报》

(本站讯)   

    荐福观音寺全体尼众及上千佛教居士信徒在126日举行了“维护佛教合法权益  澄清事实真相”的签名活动,并向《厦门晚报》、《今晚报》、《齐鲁晚报》、《泉州晚报》、海峡网站、佛教城市网站、搜狐网站等相关报道报刊网站递交或邮寄了“驳《从“撞钟权”被拍卖说起》一文”要求澄清事实真相、抵制拙文杂客郭松民的拙劣且用此换取铜臭的文章!如果不尽快消除恶劣影响我们将采取法律武器维权!



圣辉大和尚接受《狮城潮音》、《南洋佛教》记者访谈录

  2006年9月13日,中国佛教协会常务副会长圣辉大和尚新加坡佛教总会与光明山普觉禅寺邀请,作为主礼嘉宾莅新参加新加坡佛学院首届新生开学庆典,本刊与《南洋佛教》编辑部,对圣辉大和尚就近期以来佛教界及媒体所关注的一些话题作了访谈,以下是《狮城潮音》的采访内容。

  《狮城潮音》、《南洋佛教》记者(以下简称记者):上个月,即8月份在新加坡《联合早报》上,刊登了该报驻北京特派员叶鹏飞先生的“统计显示一些经济发达地区九成和尚犯戒娶妻生子”及“中国宗教官僚化”两篇报道。我们想知道您对上述报道有何看法?

  圣辉大和尚:对于新加坡《联合早报》的这两篇报道,我和你们一样也注意到了,我认为这两篇报道完全与事实不符,不值一谈。

  因为中国佛教汉语系目前的现状应该说是保持了佛教的优良传统的,寺院是按照丛林的规章制度来管理的,僧人必须要坚持独身、素食、僧装,具足威仪。正是因为中国的佛教保持了佛教的根本,所以才能在我们国家的执政党和政府经过“文革”后,坚持改革开放,重新恢复了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从而使我们的佛教事业也随着我们国家的发展得到了快速恢复。在我们国家有一亿多佛教信徒,在一万多佛教寺院过宗教生活,如果我们寺院的僧人没有坚持独身、素食、僧装的基本要求,那么,一亿多信徒就会把他们当作假和尚对待,不会让他们住在寺院的。所以若“发达地区九成和尚犯戒娶妻生子”,首先就过不了信徒这一关。同时,由于中国的寺院是中国佛教事业的基础,所以,为了维护中国佛教的纯洁性和中国佛教的健康发展,中国佛教协会才根据佛制基本精神,结合时代的发展,制定了《汉传寺院管理办法》和《共住规约》,对寺院进行规范管理,凡违反了清规戒律的僧人,都会受到严肃的处理的。而在严格的清规戒律的规范管理中,“经济发达地区九成和尚犯戒娶妻生子”更是不现实的。当然,中国的寺院数以万计,出家僧人一二十万,在商品浪潮的冲击下,有个别寺院道风不纯正,也有僧人犯戒违律的,甚至个别还没有被发现的现象也不能说不存在,但这只是个别现象,不能代表中国佛教和发达地区佛教的整体形象。也正是有鉴于此,中国佛教协会才一再强调佛教的自身建设。加强佛教的自身建设,也就是加强佛教的信仰建设、道风建设、人才建设、组织建设、制度建设。当然,中国佛教协会强调佛教的自身建设,并不是意味着中国佛教的道风特别不好,而是坚持贯彻佛制戒律的精神对僧人的要求,就像我刚才祝福你们身心健康一样,绝不意味着你们的身体不好和心很坏。正是因为中国佛教坚持以戒为师、以法为师的精神,才在邻国僧人娶妻生子,世俗化比较严重的现象中保住了根本,坚持了僧人独身、素食、僧装的基本要求,受到海内外佛教界的尊重。中国佛教和新加坡佛教一脉相承,特别是在近代,由于有中国佛教协会已故会长赵朴初老居士和新加坡已故德高望重的宏船长老等两国佛教界老一辈大德的推动,中新两国佛教界的友好关系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中国佛教的寺院,特别是“经济发达地区的寺院九成和尚犯戒娶妻生子”,道风坏到如此地步的话,作为法谊深厚的新加坡佛教界,不会一点反映都没有。在座的法师和居士都多次去过中国,为什么你们就没有发现中国“经济发达地区的寺院九成和尚犯戒娶妻生子”呢?另外,我们国家不但有充分的宗教信仰自由,而且更有不信教的自由,作为公民,你今天信仰佛教,就可以出家做和尚,明天你不信佛教了就可以还俗,娶妻生子,来去自由得很,根本用不着又要做和尚,又要去娶妻生子,偷偷摸摸地。若发达地区寺院的僧人九成娶妻生子,是不是发达地区的女人都有病,非要去找剃光头的和尚做不光明正大的丈夫不可,你们不觉得这样的报道多么地荒唐滑稽吗?(大家大笑)

  当然,我们国家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以来,佛教寺院得到了迅速的恢复和发展,现在可以说是中国佛教发展的黄金时代,是最好的时期,正是由于发展太快了,泥沙俱下,鱼龙混杂,就会产生这样那样的问题,这也很正常。佛陀在世时都会有六群比丘不断犯戒,也有提婆达多不断障碍,何况是现在这样一个世界,物质相对丰富,而道德却失范,使环境变得复杂,名利诱惑使很多人堕落呢?所以,尽管那篇对中国“经济发达地区的寺院九成和尚犯戒娶妻生子”的报道不符合事实,我也不想去研究他为什么这样报道的背景和因果关系。从善良的心灵出发,我愿意把这篇文章看成促进我们加强佛教自身建设的逆增上缘。

  记者:文章报道中也提及中国寺庙“金钱至上”、商业化,最典型的是把“新年敲钟权”拍卖竞标,有的第一钟就卖了人民币88000元(约17600新元),一些寺院也盛行炒卖新年的“第一炷香”,还有寺庙卖高价门票,你对这种现象有何看法?

  圣辉大和尚:这种商业运作方式当然有待商榷,我们也正在讨论它是否如法。但个别寺院这样做,也并不代表着一定是“金钱至上”、商业化。中国人都喜欢在新年期间到寺庙里去敲钟、上香,这是多少年来的习俗,所以新年烧香的特别多。有人说寺院借此机会大捞一把,甚至有人说这是借佛敛财,但是他们没有去调查这些钱都用在什么地方。因为中国现在有一部分人富起来了,但他们并不知道该如何使用他们手中的财富,个别寺院的这种方式其实是以善巧的方式引导他们做慈善事业。据我所知,那篇报道中的一所寺院就把新年钟声拍卖的钱全部交给了慈善机构。其实,你们看看近些年来中国各地寺院在慈善、救灾、扶贫、教育以至医疗等等方面的捐款就知道了,这些钱没有用来搞个人享受。出家人吃住都非常简单,这都有一定的戒律在规范。所以,那篇报道只看到个别寺院在拍卖敲钟权这种现象,并没有看到深处,而且这种现象还不是普遍的。个别寺院拍卖新年敲钟权来为慈善捐款的这种方式,也没有受到中国佛教协会的提倡,就把这种个别寺院的个别行为作为中国佛教“金钱至上”、商业化的以偏概全的报道,也不是善意和负责任的。如果这样的报道加深了民众对整个佛教的误解,是要背因果的。

  至于寺院卖门票,这个我们应该知道寺院要有经济来维持,这也是在我们国家法律政策允许的范围内进行的。这些门票的收入也是有限的,只是一种自养的方式。有人说教堂就没有卖门票,但据我所知,中国的其他宗教团体有房地产收入,不愁经济来源,所以不需要卖门票。当然,在我国我知道我们五大宗教平等和谐相处以外,其他宗教教内的事情,我也不太了解,所以不便多谈。但中国也有很多寺庙不卖门票。有些在景区的寺院,牵涉的部门比较多,大家对门票价格高的意见也很大,但绝不是寺院卖高价门票,寺院的门票是很便宜的,而且景区寺院也反对卖高价门票,所以我们也一直在向有关部门反映这种情况,我们国家发改委针对这种情况还专门发了文件。当然,随着寺院自养能力的加强,寺院卖门票的做法是否有一天会停止,我想只要因缘成熟了,完全可能。

  记者:报道也说,经济发达的港台地区和海外华人社会,出现了很多的宗教大师和高僧大德,而中国大陆却没有,作者把这种现象归咎于“宗教官僚化”,您对这种观点有什么评论?

  圣辉大和尚:?谈到中国大陆有没有高僧的问题,这篇报道就更不符合事实了。为什么呢?以我个人的看法,香港也好,台湾也好,他们都是中国佛教的组成部分,中国佛教是个整体。香港、台湾出高僧,同样是中国佛教界的光荣,我们大陆佛教界会非常欢喜赞叹的。但说中国大陆没有高僧,那是片面的说法。远的不说,改革开放后就出了很多高僧,像清定上师、正果法师、明真法师、遍能法师、茗山法师、明旸法师、圆拙法师、云峰法师、妙湛法师、仁德法师,同时,八十岁以上高龄健在、德高望重的还有惟贤长老、佛源长老、昌明长老、广修长老、德林长老、明学长老、新成长老、梦参长老以及近百岁的比丘尼隆莲大德……特别最近刚刚圆寂的杭州灵隐寺的九十多岁的木鱼法师,学问很高,一生中从不做寿,不但诗写得好,而且生活俭朴,非常讲修行,虽不自称自己是佛门泰斗,但火化后有很多舍利,这些僧人都是我们中国两岸三地乃至世界佛教共同公认的高僧。所以我可以非常自豪地向你们报告,如果谈现代的高僧,尽管大陆佛教受过“文化大革命”的冲击,但高僧的数量也不是一般国家和地区的佛教界所能比的。延续法师你是从九华山佛学院毕业来新加坡的,你看在九华山就有八十年代的大兴和尚肉身,九十年代的慈明和尚肉身、仁义师太肉身,你说他们是不是高僧?在现代有几个和尚修成了肉身的?他们的修持、它们的道德,难道不是我们所有佛教徒的典范吗?!

  至于报道中谈到的厅级和尚、处级和尚之类的“官僚化”,虽然我也听到,甚至看到在我们自己国家的报纸上也报道过,说和尚有级别,但那不过是一些人的联想而已,完全是无稽之谈。做和尚就是辞亲别祖,剃除须发,号为沙门,是自觉自愿出家的,要想当局长处长。就不会出家,就会在社会上去拼搏,所以,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在寺院看到有哪位法师有“级别”。至于我们国家的执政党和政府为了体现国家对信教和不信教群众一视同仁、平等相待的原则,使佛教徒也能够很好地维护自己的权益,在制定相关政策法规时有佛教这一界别的声音,所以推选一些僧人,当然也包括其他宗教人士进入人大或者政协,这正是说明我们国家党和政府对宗教的重视,而不是说出家人是为了名利才去争那个代表或者委员。但这个代表或者委员并不是级别,只是做为公民有参加国家管理的权利和义务而已。虽然佛教是没有国界的,但佛教徒是有国籍的,所以爱国爱教也是佛教徒的本分,不能说僧人能够当上政协委员或者人大代表,佛教就成了“宗教官僚化”。我听说在新加坡和其他很多国家的国会里面也有一定数量的“官委议员”,但从来没有人说那些被委任的商人或者学者就被官僚化了吧。其实,这种观点,我个人认为有抹黑中国佛教之嫌。中国佛教现在是大家关注的热点,自从首届“世界佛教论坛”成功召开后,总有那么一些人不愿意看到中国佛教的兴旺,不愿意承认中国佛教所取得的成果,而总是以这样那样的理由来否定中国佛教。当然,凡是学佛的信徒只要没有成佛,都有很多烦恼和不足,中国佛教界同样也有很多不足,我们也欢迎别人帮我们指出来,但是,我们也希望在指出我们的不足的时候,同样要赞叹中国佛教协会所取得的成就,这样,才能使大家对中国佛教有整体全面的认识。如果专门报道不足,不报道中国佛教协会所做的功德,那么这个报道我们不讲它是否是别有用心,至少也是片面的、不公正和不客观的,尤其是带着偏见和情绪的片面报道,更是违背了与人为善的道德准则。相信专门做片面报道的人,在事后,良心也是会不安的,会感到内疚的。同时,这样的报道,是否还有其他目的,我也不想弄清楚,但有一点我清楚,对整个佛教是没有好处的,同时我还更相信,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因果是不昧的。

  记者:最近我们也在网上看到一些对你个人非常不利的言词,甚至是一些很恶毒的人身攻击,您对这种现象采取什么样的态度?

  圣辉大和尚: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很平常,因为佛在世时还受到过提婆达多等恶比丘的陷害,现代高僧虚云老和尚还被他的那些身边的不孝子孙把世界上最不好的坏事情强加到他身上呢,何况我还是一个苦恼僧人,受到一些恶毒的攻击和诽谤,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只不过我对那些靠诬陷诽谤别人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企图的人感到可怜。谣言止于智者,墨写的谎言和恶毒的诽谤是欺骗不了佛教四众弟子的。特别是这么多年我与世界各国佛教界都有很深的交往,与你们居士林李木源林长、广声大和尚就有十多年的友谊,所以,整个佛教界基本上是了解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和尚,这次你们国家首届佛学院开学庆典,来了这么多国家的僧人,只把唯一上台致辞的殊荣给了我,而且我致辞后掌声这么热烈,不但说明了新加坡佛教界对中国佛教协会的深厚法谊与尊重,还说明了谣言和诽谤尽管恶毒,可在你们国家佛教界就根本起不了作用。但若从另外一方面来看,对我个人的诬陷和诽谤,也不完全是坏事情,因为他们也是成就我如何加强自身修养,完善自己国格、人格、僧格的助道增上缘,是我的提婆达多,我要感恩他们,他们使我在学佛的道路上更加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记者: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占用了您的很多休息时间。法师再见了。

  圣辉大和尚:不要客气,很高兴接受你们的采访,希望你们对中国的佛教能够进行客观公正的报道。阿弥陀佛!

<更多文章>